新聞搜索

青年園地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黨群工作

從“張紀中”變成 “張國立”的那個人

來源: 作者: 時間:2019/4/15 13:44:46 瀏覽:238 << 返回

      我們所在的岳宜項目經理部,座落于湖北宜昌一個名叫高壩洲的小鎮。小鎮的面前,長江滾滾,浩蕩而過,堆積了穿越千年的濤聲。佇立江畔,極目遠眺,耀目的日光在長江水面揮灑銀白的霧霜,江面的船只循環往復,推開沉甸甸的時光紋路,弧形的船頭及其倒影匯成飛鳥的半邊羽翼,扇動著歷史的晚風。這樣的景象,總使我難以避免地沉湎于對古之幽情和滄桑時光的打撈中。可對老陳而言,眼前的所見,他卻有著另一番解讀……

      老陳大名陳瑋,陜西咸陽人,1997年從二公局技校畢業,曾在多個項目干過,從事工種涉及機械、安環、協調和行政等方面。工作以來,日復一日的忙碌使老陳無心自顧,以致終于免不了要和疾病來一場猛烈的正面沖突。2013年1月底的時候,老陳多年來積攢下的健康問題,在此時如海決堤,他遭遇了來自于糖尿病、高血壓、腎病等數項頑疾的聯合侵襲,身體狀況由此急轉直下。以前的老陳,身寬體胖,臉上花白髭須橫陳,和導演張紀中看起來形似孿生,堪稱短發版張紀中。可病倒后,他的形象大變樣,短時間內他迅速 “減肥”,那張大圓臉也“縮水”了,顯現出分明的棱角感,他的形象便由此從張紀中向張國立轉變了。
      動了一次大手術后,為進一步穩定病情,老陳被送進了重癥病房。躺在病房里的老陳確實郁悶了一段時間,憶及自己以前種種揮斥方遒、指點江山的范兒,然后如墜冰窟。似乎,生活是必須經過斷裂才能再生的,只是這過程是那樣的漫長,那樣的難熬。可老陳畢竟是老陳,他郁悶但并不代表他就此消沉,老陳說:“生命就一回,誰不珍惜啊,尤其是對人世產生了更多、更深的牽掛(他的女兒才幾個月大,整天還只會睜著純澈的眼睛好奇打量眼前的世界)。想想這,啥風啥雨都敢去闖了。”經過一番治療,老陳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
      盡管“減肥”成了張國立,身體內部的疾病還在負隅頑抗,可由于工作需要,老陳又得再次上路,前往湖北岳宜項目工作。2013年的夏天,流火的七月,我被安排和老陳、羅工一起到現在的項目經理部進行臨建工作。那時正待裝修的經理部,樓房破舊,雜草叢生,一派盡目的荒蕪景象。一開始我們便投入到緊張繁雜的忙碌中,老陳體內的頑疾,就像一條暫時沉溺于冬眠的蛇,稍有不慎就會復蘇過來,但他在工作上的較真勁兒卻還是一如既往。老陳酷愛攝影,喜歡在裝修現場咔嚓按下快門,把墻角、樓頂、門窗、樓道等都定格在自己的相機里。有一回夜已深了,老陳在電腦上對相片做技術處理時,卻從中發現一棟樓的房頂雖做了防水,但總感覺有一處和其他地方存在著較大的色差,于是便立刻拿著手電直奔樓頂一探究竟。他發現那一處確實有問題,防水材料并未加以密封。于是他連夜把裝修老板叫來,厲聲質問,老板自知理虧,掏出手機讓負責的工人立馬趕過來修補。工人在那修補,老陳則一旁監督,直至完事。事后,老陳指著相機幽默地說,這就是藝術的實用性。
      較真,并不意味著老陳盲目蠻干,相反,老陳卻開始比以前更注重起工作方法來了,他曾幽默地說:“我體內埋了好幾個定時炸彈(他患有糖尿病、高血壓、腎病等頑疾),現在工作我得 ‘油’起來了,要不然遲早被炸飛”。因為身體的緣故,老陳不得不忌酒戒煙,飯局上的推杯置盞成了他生活的雷區,但你不能因此而小瞧了老陳在飯局上的能力。記得在裝修經理部樓頂防水的時候,關于防水的價格我們和裝修老板爭執不休。老陳為解決此事,細細琢磨了一番后,決定請裝修老板吃飯。老陳善于海侃,席間,他把自己多年來走南闖北積攢下的談資,運用得恰到好處,將其逗得哈哈直樂。興致大起的老板開始大口進酒,老陳則繼續他的侃爺風采,就在那老板將醉未醉之際,老陳適時提出了樓頂防水價格的事兒,對方竟痛快答應并簽了協議。裝修老板笑言上了老陳的當,吃了回“鴻門宴”,但又說這 “鴻門宴”吃得有味。
      岳宜項目所在的高壩洲小鎮與長江相伴了漫長的年歲,而江水經由時間之手涂抹的滄桑,已然深嵌于這個小鎮的經脈。因此,在這樣一種環境落宿些時日,難免使人心生對遠親的掛牽之情。來到岳宜項目后,老陳有一個很大的變化,就是工作之余他著魔一般地愛掏出手機,注視著屏幕上那些定格著女兒形象的活潑圖片,使自己暫時沉淀于思念的蜜潭里。老陳還把他成噸的父愛漫延開來。居住于經理部附近的一位老奶奶常領著她幼小的孫女來經理部的操場漫步,每當看見小女孩在經理部出現時,老陳安排好活后便會過來逗著她,原本見了生人就會哭鬧的小女孩看到老陳竟流露出純澈如洗的笑臉,那一刻老陳的腦海里定然浮現出遠方女兒的模樣。是的,這是老陳對遠方那個可愛小生命的一種思念方式。老陳說:“很多事,經歷過才更明白。這回生了病,我才真正體會到,工作當然重要,但還有很多美好的東西我們不能因此忽略。”

      工作之余,老陳、羅工和我喜歡到318國道上,駐足凝望,將長江景象盡收眼底。可眼前的長江恰值枯水期,水位下降,岸邊大量巖石裸露,仿似歲月之流劃開的道道傷口,這讓我心生一種悲涼之感。可老陳卻不以為然,他說,這條浩蕩而過的大江雖然遭遇枯水期,暫失驚濤拍岸的氣勢,但深沉、雄渾和傳奇依舊是它的底色,它看似風平浪靜的表面下,依舊蘊含著足讓人心潮澎湃的洶涌暗流。老陳又說:“人生如河,跌宕起伏,有漲有落。我現在是病了,但我依舊還是一匹來自西北的狼……”那一刻,他的聲音鏗鏘有力,目中布滿棱角。
      事實上,像老陳一樣的路橋人數以萬計,他們踏上山河大地,歷經雪雨風霜,在人跡罕至的荒野架橋開路;他們以信念和行動,詮釋著“雕鑄路橋品牌,鑄就現代文明”的路橋宗旨。(楊春茂)

陳瑋病前

陳瑋病后

上一篇:各團支部開展多樣閱讀 倡導青年打造書香萌興
下一篇:親人,好嗎?
聯系方式 地址:西安市高新區新型工業園信息大道2號企業壹號公園33號
電話:029-85692811-9
郵箱:[email protected]   郵編:710119
友情鏈接
微信公眾號
手機訪問
北京pk赛车稳赚技巧